Men sell imitation guns for 4 years was guilty of state compensation 430 thousand coinwatch

Men sell imitation guns for 4 years was guilty of state compensation 430 thousand years later, the kingdom once again returned to the ground. Sell imitation guns reversal Yide road is located in Guangzhou Yuexiu District, Haizhu East Plaza, West Renmin Road, Guangzhou is the earliest, largest and most famous toy wholesale market. Many years later, the kingdom once again returned to the place where the accident. It is here, then sell imitation guns he was arrested. Then to transport guns convicted of illegal trading. The next day, he spent four years in prison. The trial was sentenced to 10 years, then the trial commuted to 4 years, to cancel the first or second instance and retrial verdict, to remand a lot of suffering. And after 7 years, now the Kingdom finally Panlai the procuratorate withdrawal, and received 430 thousand yuan of state compensation in October 17th this year. Look at the toy Yidelu shops, a superb collection of beautiful things. He felt as if back to the origin. But now that he has Yidelu and understanding is not the same. May not change Yide Road, but his own. South Guangzhou 41 year old kingdom, an ordinary rural family was born in Hebei Handan Weixian. The home has 8 brothers and sisters, he was the baby. At the age of 15, graduated from junior high school did not drop out of the Kingdom, followed by the village people, to go out to learn to do plasterers. This is 20 years. In the meantime, he has been working in Tianjin, Beijing, Shenyang, Handan, most often do is to building exterior wall tiles. Each year, only two home in May and September of wheat. In the autumn of 2008, the 35 year old kingdom for its plan to bid farewell to this line. He and his wife harvest home only an acre of wheat, sold the family pig and grain, for 4899 dollars, on a southbound train to Guangzhou, sister to Wang Shuai. Has been working hard in Guangzhou Wang Shuai, saw his brother sold the house with his wife came and asked: "what are sold, you will want to go back?" "I certainly do not go back, ready to go on here." At that time the kingdom of the mind, thought that if you can do it, here to stand, put the child back. Let them go to school here, accept better education, also don’t like herself, for a living. Never graduated from junior high school of the kingdom of the more than once said to his wife: "you must let the children receive a good education, a school (school). At least than our generation culture." Many villagers take the business of Wang Guoqi’s shop selling toys in Yide Road, he joined them. Because can not afford to rent a complete store rent of nearly ten thousand yuan. The kingdom of the price to 1500 yuan a month, rent a wall to a shop, take a stand, to start a business. At first, the kingdom of the balloon, in a way of de toy city credit toy plane. A bag of 100 balloon, 8 dollars a bag. But business is not good, partly because not touch the road, is not familiar with the toy, on the other hand he is talkative, whenever guests came to ask, always cannot say a"

男子卖仿真枪入狱4年终获无罪 获43万国家赔偿 时隔多年,王国其再次回到事发地。   贩卖仿真枪案大逆转   一德路位于广州的越秀区,东起海珠广场,西至人民南路,是广州最早、规模最大也是最著名的玩具批发市场。   时隔多年,王国其再次回到出事的地方。   也就是在这里,当时卖仿真枪的他被逮捕。随后被以非法买卖运输枪支的罪名判刑。此后的日子里,他坐了四年牢。   从一审被判10年,再审判改判4年,到撤销一审、二审、再审判决,再到发回重审的多番煎熬。前后经历了7年,现在的王国其终于盼来了检察院撤诉,并在今年10月17日获得43万元国家赔偿。   看着一德路商铺里琳琅满目的玩具。他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原点。但是现在的一德路已经与当年他所认识的不一样了。或许变化的不是一德路,而是他自己。   南下广州   今年41岁的王国其,出生于河北邯郸魏县的一个普通农村家庭。家中共有8个兄弟姐妹,他排行老幺。   15岁时,初中还没毕业的王国其辍学,跟着村里的大人们,到外面去学做泥水工。   这一做就是20年。其间,他一直在天津、北京、沈阳、邯郸打工,最常干的就是给高楼的外墙贴砖。每年只能在收小麦的5月和9月回两次家。   2008年的秋天,35岁的王国其盘算着要告别这一行。他和妻子收割了家中唯一的一亩小麦,变卖了家里的猪和粮食,换得4899块钱,踏上南下开往广州的火车,投奔姐姐王书爱。   已经在广州打拼的王书爱,看到弟弟变卖了家当带着妻子前来,不禁问道:“东西都卖了,你以后还要不要回去啊?”   “我来了肯定就不回去了,准备在这里干下去。”   当时的王国其下定了决心,还盘算着如果能在这里干下去,站稳脚跟,就把孩子接过来。让他们在这里上学,接受好一点的教育,也不用像自己一样,为生计发愁。   初中没有毕业的王国其不止一次对妻子说:“以后一定要让孩子接受好的教育,考个学(校)。起码要比我们这一代有文化。”   搭摊生意   王国其的不少老乡在一德路开店卖玩具,他也加入其中。   由于租不起月租将近一万元的完整店面。王国其以每个月1500元的价格,向一家店租了一面墙,搭了个摊,做起了生意。   起初,王国其在一德路的玩具城赊账卖气球、玩具飞机。一袋气球100个,8块钱一袋。不过生意并不好,一方面是因为没摸到门路,对玩具并不熟悉,另一方面是他不善言辞,每当有客人前来询问时,总是说不出个所以然。生意最差的时侯,甚至一个星期都开不了张。   尽管如此,名声在外的一德路还是养活了王国其一家。“虽然生意一般,但交了月租,扣了生活费,还能存下点钱。日子过得马马虎虎,算是能温饱吧。”   直到2009年9月,在别人介绍下,他开始了“卖枪”的生涯。   一天,在中港玩具城有铺面的左英问他要不要仿真枪的货源。而此前,有好几个客人经过他的小边摊时,曾经询问过有没有仿真枪卖。   “这个能卖吗?”   “没问题,这个枪就是玩具,打不伤人。”   就这样,王国其在左英的“帮助下”,加入到“军火商”的队伍中来。   这些“枪”,贵的有200-300元一支,便宜的30块钱一支。一般卖一支枪能挣20-30元,遇上不还价的一支能挣到50元。顾客多是玩野战游戏的白领,还有家长给孩子买。   生意渐渐有了起色,王国其介绍起玩具的型号和价钱来也得心应手。此时的他,一心想的就是挣多点钱,把儿子接到身边来读书。   然而,就在王国其一家团聚的目标渐渐清晰起来时,他的人生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卖枪”被捕   2009年10月19日发生的事情,彻底改变了王国其的一切。他清晰的记得,那年的10月,虽然已经入秋,但气温依然炎热。   王国其刚刚做完一单生意,有个外地的老板在他这买了8把玩具枪,付了全款后让他直接寄到外地。   王国其将玩具打包送给物流后,刚回到店里就接到物流打来的电话:“货有点问题,你来一下。”   以为是包装或地址出了问题的王国其,刚到物流办公室,就被警察以涉嫌非法买卖运输枪支罪带走了。   在得知王国其家中还存有玩具枪时,要求上门收缴。在回家的路上,老乡看到了王国其,便通知了王国其的妻子。妻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连忙跑过来,连声问道:“老板,出了什么事?货是不是哪里有问题?”   王国其别过脸对妻子说:“别说了,他们是警察。”   就这样,警方共在王国其那收缴20支玩具枪。起初,他以为这事不大,很快可以回家:“把我拉到哪里去判,它也是玩具,绝对不是枪。   让他意外的是,他摆摊贩卖的20支玩具枪中,有18支被鉴定为非制式枪支,也就是说是真枪。   在看守所里,王国其问道:“我这就有罪了?我卖的是玩具怎么变成枪了?”这些枪在王国其眼里,不过是一些伤不了人的玩具。   牢狱人生   2010年3月,王国其从看守所被带到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开庭。直到此时,王国其和妻子才知道,自己的玩具枪是仿真枪。   同年5月,越秀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王国其非法买卖运输枪支罪名成立,判决十年有期徒刑。   坐在被告席上的王国其,听到判决感到天塌了下来。   “十年?这样就十年了?”王国其当庭嚎啕大哭:“那种枪是塑料子弹,我还打到过自己的腿,就一个红点,真的不伤人。”   一周后,他向广州中院提出上诉,同年年底,广州中院宣布维持一审判决。   在中院宣判后,王国其从待了一年零四个月的看守所转到韶关监狱。   令王国其想不明白的是,自己的上家左英,涉案金额高达500多万元,判了6年。左英的上线林伟平,生产5万多支“枪支”判了3年。而他只是卖了与他们相同的枪形物,就被判了十年。   在监狱里,每当有人询问王国其是怎么进来的时候。   “卖玩具枪进来的。”   “玩具枪能判十年?你的枪肯定有问题。”   “我卖的就是玩具枪……”   对于王国其的回答,没有一个人相信。   有时候,就连王国其自己都怀疑:“难道真的是卖的枪有问题?”   在王国其被判十年并转入监狱后,妻子王书可每个月都会前来探视。   一次,王国其以为又是妻子来了,可是走到会见室门口时,觉得有点不对,定睛一看,竟是80多岁的老母亲坐在里面。原来,家里人担心老母亲在有生之年再也不能与小儿子见上一面,便将她从老家接来广州,并带到监狱看望王国其。   母亲看到身穿囚服的儿子,眼泪便止不住的往外流。母亲一颗颗落下的眼泪,仿佛滴在儿子的心里,王国其也哭个不停。   在短短半个小时的会见时间里,母子二人并没有说太多的话。   “为什么?你卖的不是玩具吗?”   面对母亲的问题,王国其回答不上来,他也想知道为什么。   在狱中,王国其的工作是焊接电脑线。由于能按时完成任务,表现良好,他获得了二十多个嘉奖,但他从来没有申请过减刑。因为申请减刑的前提是要承认自己有罪。   王国其很孤独,总觉得自己跟狱中的其他人是不一样的。“他们是真的罪犯,我不是。”   重审出狱   又是一次会见,这次来的是王国其的代理律师周玉忠。   “我知道你卖的不是真枪。”   “……”此时的王国其终于见到一个相信自己的人。   “你想不想申诉?”   “我……”   “想不想?”   “我卖的枪不是枪啊,让他们朝我身上打吧。如果能打穿皮,我就认罪,否则,我就要申诉到底!”   经过家人与律师的不断申诉,2012年8月,王国其的命运出现了转机——广州市中院启动了案件的再审程序。   八个月后,刑期从原来的十年改成了四年,由于改判的刑期低于法定刑以下,案件要经过广东省高院复核,由最高院核准才能生效。   2013年10月,王国其坐满了广州市中院再审判决的4年刑期,但由于该判决一直没有核准生效,王国其以中止执行、取保候审的名义跨出韶关监狱的大门。   王国其出狱之后被家人接回到了位于一德路的出租屋,妻子王书可和两个儿子见到他抱头痛哭。   在王国其坐牢的四年里,一家四口都为了同一个目标而活着,现实难题再次摆在他们面前。   “出来之后真的是倾家荡产了,两个孩子辍学基本上成了文盲,家里还欠债累累。”出狱之后的王国其感到了压力。   为了帮补家计,王国其努力工作。先是在一德路摆地摊卖新年剪纸,一张能挣一块钱左右,后来又做起了走鬼卖水饺,和妻子起早贪黑忙了数月,终因收益不佳做不下去了。   做小买卖挣不到钱,他又想着出去找工作。可因为坐牢有案底,保安类的工作都不肯招他,而技能工种又嫌他没有经验或年纪大。   “感觉孩子也瞧不起我。”感觉抬不起头的王国其只好提出回老家找工作,看能不能做回原来的泥瓦工。   于是,出狱不到一年的王国其再次与亲人分离,一个人回到了邯郸农村的老家。回到家中,见到了数年不见的母亲,王国其重重地磕了个头,从此与84岁的老母亲相依为命。   2014年4月18日,王国其半年的取保候审到期,广州市中院发出了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此时,减刑的判决尚未核准生效,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就在这时,更令所有人措手不及的是,2014年6月,广东省高院突然宣布:撤销一审、二审、再审的判决,发回原一审法院越秀法院重审。   这意味着,王国其案再次回到了原点。   虽然案子回到了原点,但是对于王国其和其家庭来说,再也回不到原点了。   判定无罪   2014年11月26日,王国其永远忘不了这天。这是越秀区法院对王国其案重审进行宣判。   “怎么没看到检察院的人来?”   上庭后,王国其发现,今天的判决与平日有些不一样。已经经历了三次判决,准备迎接第四次的他对法庭程序已了如指掌。   尽管检方的人未到,宣判却照常进行。   “在诉讼过程中,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检察院以本案证据发生变化为由,于2014年11月17日向本院提出要求,撤回对被告人王国其的起诉……本院裁定如下:准许检察院撤回对被告人王国其的起诉。”   对这一判决结果,王国其有些迷糊。宣判一结束,他就上前去问法官:“没有宣判有罪还是无罪,我到底有罪没罪?”   法官答道:“我没说你有罪。”   “那撤诉是什么意思?”   “撤诉就无罪了。检察院已经撤销了起诉,你可以去行使你的权利。”   王国其并未满足于检察院撤诉的结果:“撤诉总感觉有些不清不楚的,我还是想拿个无罪的判决书,还想让法院说清楚,我卖的仿真枪到底是不是枪。”   就这样,王国其在法院裁定后判决的第九天提交了上诉状。   2014年12月,王国其为拿无罪判决,提出上诉;2015年9月12日,广州中院裁定撤销越秀区法院裁定,案件发回越秀法院重审;2015年12月30日,越秀法院再次裁定,准许越秀区检察院撤回起诉。   在几个来回后,2016年1月25日,越秀检察院发出不起诉决定书,认定王国其没有犯罪事实,不构成犯罪。   如释重负的王国其在回家的路上反复琢磨法官的话:“应该是说我可以申请国家赔偿了吧。”   2016年2月,王国其已向广州市中院提出了国家赔偿申请,要求支付32万元人身自由赔偿金以及35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67万元。   最终,因为王国其被限制人身自由共1461天,获赔偿金35.4万元。广州中院还酌情支付王国其精神损害抚慰金8万元,也就是说王国其共获得赔偿金43万余元。   同时,广州中院满足了王国其的要求:向其户口所在地村委会去函说明判决及赔偿情况,为其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   原点?起点!   王国其分别为两个儿子起名王永飞和王永闯,寓意着两个孩子能离开农村到外面闯世界。   由于自己读书少,他希望孩子能读书成才,以后上大学。   但这一切,都随着他被逮捕而中止了。两个儿子连初中都没读完,先后辍学到广州打工。长时间的分离,使得父子之间出现了隔阂。   从前,在大儿子永飞心中,父亲的形象是高大的,能聊得来的。可永飞发现,出狱后的父亲,与自己心中的形象有着较大的落差。   面对生活的压力,父子间的对话从来没有顺利地进行过。   随着争吵的变多,永飞离开了王国其夫妇,回到河北打工,这成了王国其心中的一根刺。   与此同时,母亲的身体日渐衰老,妻子因多年的奔波劳累也都落下了病根。20多岁的儿子将面临娶妻的问题,还有家人为自己打官司积压下来的债务……   10月17日,王国其收到43万余元的国家赔偿款。这笔赔偿款,对王国其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也为这重生的家庭点燃了一丝希望。王国其决定先将债务还清,再用一部分钱为妻子和老母治病,另一部分给儿子娶媳妇。   虽然自己的案子至此终于结束,画上了一个圆,这圆是句号,也是“原点”。   重新走在一德路的街上,王国其突然听到有人打招呼:“老王,干嘛呢?”   他一抬头发现是在这做生意的河北老乡,他笑着回答:“走走,随便走走。”相关的主题文章: